yesHEis 看见|到“帝国坟场”阿富汗寻找和平之子
yesHEis 看见|到“帝国坟场”阿富汗寻找和平之子

1ba6784d55464b0d59666336fc3705d9.gif


提到阿富汗,你会想到什么呢?战争?贫穷?伊斯兰极端势力?塔利班?


0-2.jpg

图片来自于网络


      / NO.1  初到


阿富汗人,究竟是怎样一个民族,可以在战乱频繁的近现代史中一直坚持与各种强硬的外族对抗?身为目前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却在混乱中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民族特性?这个国家,一直在征战,却似乎从未被征服。国际地缘政治界对阿富汗最新的称呼是“帝国坟场”,从2000年前的亚历山大帝,一直到近现代的大英帝国,以及前苏联,这些当时在世界上显赫一时的“帝国”,似乎最后都在阿富汗铩羽而归,尔后帝国崩溃。就连在阿富汗深耕10多年的美国,也有人说似乎有加入这个“帝国坟场”成员的迹象。


0-2.jpg


这个国家,神秘又危险!但是对想要探险的人来说,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yesHEis就在这样强烈的吸引力下,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乘飞机到达了这个国家的首都喀布尔。一路上乘车经过各种关卡和检查,到达住处时,已是深夜,从房间的玻璃窗向外看,两个岗亭里有大概三四个昼夜值班的士兵在放哨,巡逻时肩上的步抢顶上闪着道道寒光。这个国家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这个雨夜一样,冰冷潮湿,但又带着一股异样的温暖。


      / NO.2  阿富汗


0-3.jpg


我们在第二天驱车到了几个当地朋友家,也去到集市,跟当地的小商贩交谈。让我讶异的是,除了街上的行乞者,阿富汗人整体的举止显得彬彬有礼,脸上有一股不卑不亢的神情。在这里时,我们中国人的身份远没有在巴基斯坦时所受的追捧和优待,但也没有让我们感到有危险和不安。在阿富汗的少数民族中,有一支长着蒙古人面孔的哈扎拉族,据说是成吉思汗的后代,看着确实像是中国人的近亲。而远在唐朝时期,阿富汗大部分就曾在中华民族的版图内。这个中亚内陆国家,坐落在亚洲的心脏位置,自古就是贯通东西方的要塞,也是帝国扩张的兵家必争之地。就在20世纪中后期,阿富汗也曾经有过一段文明开放的时间,即使之后历经战乱,整体的文化素养和积淀还在。在混乱的国家中生存,本身就需要坚毅!


 这个国家另外的奇特之处,可能在于各色现代战争电影里对阿富汗反恐战争的描绘。训练有素的外国特种部队,与架着火箭炮的当地极端势力的对决,是很多战争影迷心中抹不去的一幕。这一次,在阿富汗的街道上,我们没有看到特种部队在悍马上的彪悍身影,虽然路上陆续看到一些被爆破的平房。但是在我心里,却始终有着一个寻找英雄的情节,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家,没有传奇,怎能罢休?


0-2.jpg


在当天驱车路过另一个街道时,车上的朋友指着一道紧锁的铁门告诉我们:这道门在几年前曾经因为住着一些国外来的宣教人员而受过极端势力的攻击。我们停下车,听她的介绍,脑海里还原这当时的情形:一群塔利班在铁门外用机枪扫射,希望能冲开这个大门,里面的3个宣教士家庭急忙上楼,全部躲进一个角落中的卫生间里。极度危急的时刻,隔壁国际组织雇佣的警卫误以为塔利班攻击的是他们,这些警卫从门洞里向外开火,瞬间将外面的攻击火力引开,给这些宣教士家庭赢来了宝贵的获救时间。他们当晚逃过了一劫,之后差派他们的机构为了安全纷纷要求他们撤回本国,但是仍有家庭为了能继续留在阿富汗,而选择脱离自己的机构,在没有稳定资助的情况下,继续坚守宣教的岗位。


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魔力,会让这些国外来的宣教士,如此魂牵梦萦?


      / NO.3  和平之子


0-2.jpg

图片来自于网络


“神自己就在阿富汗,他亲自通过梦和异象对阿富汗人说话,很多次,我们很小心接触的当地人,哪怕只是我们说出自己的信仰,这些人晚上回去就会梦见耶稣,然后他们会跑来找我们,要我们给他讲他梦见的耶稣!”当地的一个朋友这样回答我。这让我想起在中亚时另一个宣教牧师所提过的,宣教里的“和平之子”的概念。在任何的文化环境中,神都预备了一些心窍通达、愿意追求真理的“和平之子”,这些人是神为自己预备要进入天国的各族群的代表。神转化一个人非常容易,当圣灵临到,神的同在彰显,任何人都无法对耶稣说“不”!然而,神要等待那些可以在这些人身边陪伴成长的成熟基督徒的到来,这样,圣灵所生的婴孩,才能有足够的乳养和照料。这些坚守在这个危险国度的基督信徒,他们不是有个人英雄主义的情节,一定要在危险的环境中生存,他们坚持,因为他们要为这些圣灵所生的新生命做喂养抚育、帮助扶持的工作,他们不是电影中的英雄,但他们,却是天国里的英雄!


0-2.jpg


阿富汗,这个不能被“帝国”(地上的政权)完全征服的国度,在天国里,他们要如何站位?当耶稣在地上宣告他的权柄时,他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马太28:18)!耶稣的门徒,在面对阿富汗这个“帝国坟场”时,是知难而退,还是相信主耶稣的话勇敢前行,不让一个神的“和平之子”失落?


在离开阿富汗之前,听到当地宣教人员告诉我们,每年在这个国家,都有将近20个左右的信徒会殉道,这给我的问题,写下了很好的注脚。更让我惊异的是,据《普世宣教手册》的统计,在2016年福音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中,伊朗排第一,而阿富汗排在第二名!


这是个神奇的国度,他是“帝国坟场”,不能被地上的强权征服,但他,却正在被天国的文化感动,不是吗?


65e9e0534d7b4396621bc1612080cd29.gif


微信扫一扫
获得更多内容